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第二十三章 意

日期: 栏目:游戏 浏览:

这里边的关键因素,与之前的月光绚道失忆事件有些相似,月光绚道当时肯定也不是执意想害雷洛的。但月光绚道栽了以后,所透露出的信息却差点害到雷洛。

优子也是同样的道理,雷洛觉得这些人都不是存心想对自己不利,他相信他们的心,只是不相信他们的能力而已。

夜色已深,月上中天。

这里应该是某个乡下,远方低矮的土房内亮起一抹抹微光,雷洛与优子停在了一处乡间土路上。

优子浑身鲜血淋漓,整洁的衣服也化为了一条条的长布条。但优子没在意这些,她只是蹲在路边,满脸痛苦之色的不停的干呕。她吐了已经有十分钟了,晚饭由于还没吃,所以没得吐,但午饭兴许已经吐了个干净,至于早饭……好吧,谁也不知道那堆呕吐物里有没有早饭。

雷洛嘴角抽搐着站在优子的身边,他是万万没想到优子竟然会“晕车”。看到优子短时间内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雷洛默默转过身,抬起手表观察起来。

时间只过去了二十分钟。没办法,他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不论是查克拉上的,还是精神力上的。哦,由于逆流强大的能够恢复查克拉的功效,所以归根结底还是精神力上的。

单以移动速度来看,常态下的雷洛一秒钟能跑出五米。

一倍速状态下,一秒翻了十倍,为五十米。

二倍速状态,在一倍速基础上翻了两倍,为一秒一百米。

三倍速,在二倍速基础上翻了三倍,为一秒三百米,顺带一提,音速为一秒三百四十米。也就是说,三倍速下的雷洛,其速度已经接近音速,而这也是雷洛在开启风行时所能勉强承受的最快速度。

就算是风行这个B级忍术,也无法在三倍速下让雷洛彻底免疫空气阻力,这让他每过几十秒就得用逆流恢复伤势。考虑到自己的逆流正好也得用来恢复查克拉,左右都是一起恢复,所以他便把大部分风行护罩覆盖在了优子身上,但就算是这样,优子也无可避免的成了“叫花子”。

以此类推,雷洛估计四倍速时他的速度就能达到恐怖的一秒一千二百米,但他没有能力完整测试四倍速时的速度。

四倍速时,风行塑造的那层风属性查克拉就会被迎面而来的空气阻力无情的撕碎,然后他的身体会被瞬间点燃,意识逐渐模糊,如果没有逆流,他将必死无疑。

他现如今也有点怀疑,自己当时是怎么在十倍速下做出动作,并在之后活下来的?理论上来讲,十倍速时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亿八千一百四十四万米每秒,要知道这个数字再乘以二就已经超过了光速。按理说那一瞬间自己就会直接被烧成灰烬,怎么可能还保有意识使用逆流?而且当时造成的破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想不通这个问题,雷洛便不想,反正他以后不会再做死使用超过十倍速的能力,那不是攻击敌人,那是自杀。

略过这一话题,雷洛开始计算这二十分钟他带着优子究竟跑了多远。嗯……20分钟,那是1200秒,三倍速是300米每秒,那么结果就是360000米,也就是说,我他妈这么一会工夫跑出了三百六十公里?

雷洛得出这个计算结果后,不由得愣住了,因为这个结果太过于荒谬。哪怕他这一路上因为翻山越岭,跑过森林,绕过大海……所以可能存在一些误差,但再怎么存在误差,想必三百公里以上还是有的。

三百公里……等等,大海?我之前好像看到了大海?

正巧这时,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大爷从一旁走了过来,嘴里正叼着旱烟吧嗒吧嗒的抽。

注意到路边狼狈的二人,老大爷笑了笑走了过来,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但借着月色,他发现了雷洛和优子身上那满满的血迹。意识到不妙,老大爷收起笑容,慢慢向后退去,等退到五米远时,他转过身便跑了起来。

雷洛心中一动,身影闪烁之间便已经把这老者揪了过来。他考虑到对方的年纪,等老者站稳后便松开了手。

雷洛并未理会面前这位老人家一脸恍惚的神色,直接开口问道:“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这,这里是……”老者抹了把冷汗,结结巴巴的说道:“这里是茶之国水生村啊?”

“茶之国……”雷洛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至于优子,她终于停止了呕吐,抬起那张沾满血污的小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

“我不是在做梦吧……”

......

昏暗的茅草屋内,低矮的木桌放置于榻榻米上,桌上油灯的光芒闪烁不定。

之前遇到的老者跪坐在桌子的另一端,优子跪坐在桌子的这一端,雷洛则挺直腰板,盘腿坐于优子身旁。

双方已经互相通报过姓名,其实说是姓名,但老者并没有姓,只有一个名字:矢田。这件事倒是提醒了雷洛,既然人家都没有姓,那自己和优子也应该“没有姓”才对。

所以雷洛报出的两个名字分别是:卡卡西和鸣子,优子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好像挺喜欢鸣子这个名字的。虽然她有一肚子话想对雷洛说,但目前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当着外人的面,优子难得的扮演了一回淑女。雷洛觉得,如果不是脸上还未擦干净的血污,那她这个淑女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说起血污,别看优子似乎留了许多血,但他毕竟经过雷洛的“关照”,所以受的基本都是些皮外伤。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丫头好像在赶路过程中也意识到了空气阻力对她的伤害,所以牢牢护住了脸蛋。也因此,她脸上没有留下疤痕。

鉴于优子的身体没有大碍,雷洛也就息了用逆流给优子治伤的念头。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把人家从木叶掳了出来,他可不想把优子这段时间的记忆给搞没了。

偶遇老矢田后,雷洛看他老人家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便决定临时发发“善心”到他家做客。一是陪老头聊聊天解解闷,顺道获取茶之国情报,二是为优子的后续安排做打算。

有点可惜的是,老矢田似乎没有领会到雷洛的“善意”,一段时间的闲聊过后,依然有些战战兢兢,脸色发白。

“两位忍者大人啊,茶之国的情况就是这么一回事。至于我们水生村,也只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而已,不知道两位来到这里到底有何贵干啊?”

雷洛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吸收刚刚听到的关于茶之国的情况,没有理会老矢田。倒是优子偷偷白了雷洛一眼,和颜悦色的与老矢田聊了起来。“老人家不要害怕,我们只是路过,对于您和水生村并无恶意。”

“哦,那就好那就好……”老矢田松了口气,也不知真的放心了还是只做做样子。这老头见“鸣子”小姐通情达理,兼且美丽动人,心中一动,便与优子你一句我一句唠起家常。

优子虽是忍者,但因常年执行诸如除草,找猫,种菜等D级任务,意外的与农夫老矢田很有些共同话题。

双方正聊得火热,却不想雷洛突然“不识趣”的插了进来,他侧过头对优子低声道:“茶之国地广人稀,其位置亦不是五大国的战略要地,这里最大的威胁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叛忍和流浪忍者,对你来说很安全。你就在这个水生村住下来,等我的消息。”

优子听到雷洛对她的安排,俏脸一白道:“雷……卡卡西,你要抛下我吗?之前说好的聊一聊,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真相?”

“真相……”雷洛沉吟了片刻,站起身走出茅屋。“你出来,我们到外边聊。”

优子咬了咬牙,快步跟上。局势莫名其妙的走到这一步,她已经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迷茫,困惑席卷了她的内心,现在她能依靠的也只有雷洛了。

老矢田呐呐的看着两位忍者大人先后走出屋子,木讷的脸庞上划过一抹思索。他刚刚也听到了雷洛的话,似乎是要让鸣子小姐留在这里。他不知道这个很少有忍者光顾的小村子会因此发生什么变化,而他老矢田,又会从中获得多少好处呢?

月朗星稀,两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鱼贯走出茅屋,在空旷的田野里默默的相对而立。双方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少女先开了口,那是她深藏已久的疑惑。

“雷洛,我该称呼你雷洛吗?你到底是谁?这是你真正的名字吗?”

雷洛微微摇头,目视着远方:“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又何必问我?”

优子默默攥紧拳头,在这个晚上,她第三次流下了眼泪。

她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哭泣声止不住的的传出。

她并没有说话,因为哭声已经代替了她要说的话。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又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直到雷洛开口,打破了她的一切幻想。

雷洛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优子。或许,他如果对她撒谎,优子会被他骗住,但不知怎的,他感觉难以开这个口。因为骄傲?不屑?又或许是什么其它原因?他也有些搞不懂了。

“所以说感情是最麻烦的。”雷洛喃喃自语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在乎起了优子,这很没道理。

但他不是矫情的人,他只会正视自己的内心情感,并以自己的方式去达成目的。

所以,他开口了:“如果你没有什么要问的话,那我就回木叶了。”

优子止住哭声,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她冷冷的看着雷洛。“不管你是谁,你都是个混蛋!”

雷洛笑了笑,道:“如果骂我能让你好受点,那我也只能忍了。还有,“雷洛”确实是我的名字,这点我还不屑于撒谎。”

是的,前世的名字,没有“并足”这个姓。

他没有撒谎,他只是偷换了概念。

给她一个台阶下,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标签:

上一篇: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第二十二章 心
下一篇: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第二十四章 无言